天命缺水

我蒸煮墨香铜臭,有事请上升我蒸煮,不要骂我,谢谢

墨道祖师(1)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海外有一仙岛,岛上有一修道世家,人称霹雳,世家子弟众多,可以说,霹雳世家在此仙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     有一门外弟子,名唤墨秀,进霹雳世家不知多少年,但霹雳世家弟子实在太多,她也不是什么天资聪颖的修道天才,只学得些皮毛,她实在难以忍受这籍籍无名的现状,背上行囊离开仙岛去寻找自己的机缘。
      她去了一片广袤的大陆,在一无名小国呆了许多年,却仍然寻不到自己的机缘,恰逢近两年缘丹国兴起,她便匆匆忙忙带着自己的进国文书“渣反”入了这个国家的户籍。
     可缘丹国人才济济,纵然她的文书是时下流行的样式,也仍然是无人问津,可天无绝人之路,她成功成为一暂居此地的世外高人的记名弟子,世外高人不慕世间名利,纵然浩然剑法使的出神入化也鲜少在人前张扬,弟子们都称她为谢苏先生。
       墨秀看上了谢苏先生的一位名唤江澄的弟子,每天缠着他让他教自己武功,毕竟是同门弟子,纵然心里怎么不满也按捺下去,舞个一招二式就把墨秀打发走了。
       墨秀怎会不清楚自己心心念念的郎君对自己无意呢?但是她憋着一股子气,就是扒拉着江澄不愿撒手,这一来二去,江澄更是对墨秀厌恶非常。
        修道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墨秀在这里少说也呆了两三年了,可没学成什么东西不说,心心念念的情郎也依然对她没有好声气。
        一日,天色正好,墨秀难得有歇息的时候,正瘫在小塌上昏昏欲睡,屋门却被敲响,陡然被惊醒,墨秀按捺住想要发火的欲望,踱步过去打开了门,门外站着的却是向来避她三尺远的江澄。
      墨秀有些惊讶,但看着俊美如铸的江澄,双颊又一点一点染上了红霞,飘忽着眼神娇羞的问他:“师……师兄,你来寻我,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?”
       江澄紧锁着眉,好似和墨秀说话是多难以忍受的事情一般,微微别过脸,压着嗓子说道:“师父传唤我们俩过去,你不要多嘴,跟着我便是。”
        正蠢蠢欲动准备说话的墨秀闭上刚张开的嘴,委委屈屈的安静跟在江澄身后,但看着江澄劲瘦有力的腰身,宽广有力的臂膀,墨秀忍不住又开始陷入自己的世界里。
        江澄敲了敲门,看着痴痴笑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墨秀,眼里闪过嫌恶的情绪,没好气的喊了一声墨秀的名字,墨秀才慢慢的回过神来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走进了屋子,恭恭敬敬的给谢苏先生行了个礼,并未抬头直视谢苏先生,谢苏先生的弟子都知道他不喜别人一直看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一张卷轴轻飘飘的飞到墨秀面前,她伸出手来握住了那个卷轴,轻轻打开,耳边响起谢苏先生的声音:“你做我记名弟子已有些时日,卷轴上是你的历练任务,若能顺利通过我便收你为亲传,若不能完成,你便去别处历练吧,我也不能再助你什么了,任务恐有性命之危,我让江澄随你一起,好护你周全。”墨秀闻言,欢欢喜喜的俯身行了个大礼,脆声说道:“定不负师傅所托,秀秀定能给师傅奉上拜师茶!”
        谢苏先生不带什么情绪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,便让他们出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墨秀站在门外,正准备和江澄搭话,却被江澄冷冷的扫了一眼,瞬间安静下来,江澄黑着脸说道:“自己盯着你的任务,明日申时出发。”也没等墨秀回应,直接转身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墨秀满心的委屈,也只能含着眼泪回到屋里,草草梳洗后就入睡了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38)